> 海城网首页 > 专题频道 > 创建文明城市 > 正文

用爱写意人间真情

她是不幸的,12岁患上了急性横贯性脊髓炎,从此瘫痪在床。她又是幸运的,一家人不离不弃,用情呵护她,温暖她,打破了只能活四年的医生预言,她逢人便说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慈祥的爸爸,善良的妈妈,可爱的姐姐,是他们无私的奉献和大爱,让她活到今天。她就是郑静,她的父亲是郑昌国,母亲是封玉秀。一家人的故事,感动着周围的人们,不仅为她顽强的品格,乐观的生活态度点赞,也为一家人的生死相依,同甘共苦点赞。

一个天高云淡的日子,记者来到位于析木镇郑静的家,看到躺在床上的郑静正在和一个微友对话,她告诉微友活一天就要珍惜每一寸阳光,尽自己所能做些有意义的事情。郑静的妈妈就坐在身边,封玉秀告诉记者,郑静今年34岁了,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是,她不能走路,她只有手和头有知觉,胸部以下全部瘫痪,她只能趴着生活,趴着睡觉,家人不敢给她翻身,因为骨头已经酥了,稍不留意就会碎掉。而这一趴就是23年。谈及这个家庭的故事,今年60岁的封玉秀感慨良多。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她和丈夫结婚后生活甜蜜温馨,小女儿的出生,更给这个家庭增添了许多快乐。正当全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时,不幸降临了,199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郑静回到家感到腿麻,第二天一早病情加重,一家人来到市中心医院经过一段时间治疗病情没有好转,医生建议去上级医院进行治疗,一家人来到了沈阳医大二院,到医院后孩子的病情再一次加重,从腿部蔓延到腰部,腿部渐渐失去知觉,郑静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经过一系列检查、穿刺,最终确诊为“急性横贯性脊髓炎”,是世界罕见病,无法治愈,医生告诉封玉秀夫妇,孩子最多能活4年。听到这个消息,全家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,不愿接受这个现实,痛哭之后,夫妇俩决定把全部精力和汗水都倾注在孩子身上,只为孩子一笑。

转眼间已经冬天了,小郑静在医大二院住了三个月院,期间无数次遭遇病魔的残酷折磨,病情总算稳定了。为了给孩子治病家里已经债台高筑了,能变卖的东西都变卖了,能借钱的人也都借到了,夫妇俩还是不放弃,期待着奇迹出现。从医院回到家里,夫妇二人还是没有放弃给小郑静看病,他们不相信宝贝女儿就这样趴下去,于是四处寻医问药,该用的偏方和药都用上了,最终奇迹还是没有出现。

懂事的小郑静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虽然父母没有告诉自己病情真相,还总是千方百计哄自己开心,安慰自己,但她清楚地知道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,看着父母没日没夜地操劳,妈妈更是衣不解带地陪着自己,爸爸在外边辛苦地打工,过年了也没舍得给自己添一件新衣服,姐姐总是穿着别人家淘汰的旧衣服,看着这些,小郑静的心在流泪。她觉得自己活着就是父母的累赘,于是有了轻生的想法,她要以自杀的方式告别人世,来解脱自己和父母的痛苦,她把这些写在日记里。得知孩子的想法,封玉秀不寒而栗,她多么害怕失去宝贝女儿,她寸步不离地看着她,开导她,使孩子懂得生命中还有一种孝道叫陪伴,一种幸福叫活着。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也为了小郑静生活得更好些,封玉秀开了一家小卖店,尽管很劳累,却也很欣慰。孩子爱吃带馅的面食,封玉秀总是想方设法满足孩子的需要。冬天家里生炉子的时候,封玉秀首先要掌管好炉子的温度,既不能太高,也不能太低,夏天怕孩子热,封玉秀不停地用蒲扇给孩子煽来凉风驱赶蚊蝇,家里的作息时间也跟随一起,孩子喜欢早晨八九点醒来,全家人在八点半吃饭,父亲一早吃点干粮去打工。

时光流逝,一年又一年。由于郑静不能动弹,妈妈每天都要为孩子擦洗身体,要轻轻的擦洗,要不停地为孩子换洗尿布,特别是赶上孩子的月经期和孩子拉肚子,封玉秀一天不知要洗多少次,满院子挂的全是尿布。小郑静特懂事,也特聪明,尽管只有三年文化,她的电脑和微信使用的都很溜,时不时还写点东西,还有一群和她一样身残志坚的微友,相互鼓励,相互温暖。采访中郑静不止一次地说,人生是一场风雨相伴的历练,而不是一场恩怨纠缠的相随。上帝在为你制造一种缺憾的时候,必定用一处美丽来弥补这一缺憾。感谢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,也感谢父母多年来的不离不弃,这是人间最美丽的风景,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现在,我知足了。此生做他们的女儿,我无悔,期盼来世还做他们的女儿。

没有人帮你,要自己坚强不息,有梦想的旅程中,需要的是坚持,而不是掌声和观众。封玉秀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女儿能多活几年,她能多陪几年。世界吻我以痛,我却报之以歌。郑静一家人用爱互相取暖,用情互相支撑,书写一曲人间大爱之歌。

  • 鼓掌
  • 可怜
  • 正能量
  • 震惊
  • 无语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海城网张晓艺
0